【京剧】捉放宿店 全剧 MP4/MP3下载

【京剧】捉放宿店 全剧 MP4/MP3下载

  • 上映:2013
  • 类型:MP4/MP3
  • 主演:群星
  • 浏览:
  • 更新日期:2019-01-07  
影片评分:
备用下载地址
备用下载地址:
本地址暂时不对外开放

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,为《捉放曹》中“宿店”一折之核心唱段。这是谭鑫培拿手好戏,其七张半唱片中就有《捉放宿店》一段。该唱片录制于1912年,当时他已66岁高龄,堪称人书俱老,云遮月的声韵极佳,炉火纯青,只是琴师为其次子谭嘉瑞,板眼有时不准,为这段“明月”之美中不足。

余叔岩此戏学自对老谭艺术十分熟悉的谭鑫培琴师陈彦衡,拜谭为师后又向谭进行了请教。这是他经常演出且不断加工完善的一出戏。嗓败后,他在练声学谭阶段,经常上演这出戏。重返舞台后,1925年他第一次以余叔岩之名录制唱片,灌录的第一个唱段就是《捉放曹》,展示了自己学谭的成就,不过那次录的是其中的西皮三眼“听他言”。七年后,即1932年,第三次录制唱片时,他灌录了该剧的又一核心唱段——老师谭鑫培曾灌过唱片的二黄三眼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。 谭鑫培开创了韵味派先河,但从这段《宿店》中可以感到,仍有古直朴拙之痕迹。余叔岩未必有和老师比较的想法,但人们通过对比老谭录音,感到叔岩学谭确已达到出蓝胜蓝之境。

[二黄慢板]

一轮明月照窗下,

陈宫心中乱如麻。

悔不该心猿并意马,

悔不该随他人到吕家。

吕伯奢可算得义气大,

杀猪沽酒款待于他。

又谁知此贼的疑心太大,

拔出剑将他的满门来杀。

一家人俱丧在宝剑之下,

年迈的老丈命染黄沙。

屈死的冤魂鬼休要怨咱,

自有那神灵儿天地鉴察。

 [二黄原板]

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,

越思越想把事来做差。

悔不该把家属一旦撇下,

悔不该弃县令抛却了乌纱。

我只说贼是个宽宏量大,

汉室后来贼是惹祸的根芽。

对余叔岩,人们津津乐道他的中锋嗓、提溜劲和三才韵。在这段《宿店》录音中,余之三方面得到了充分体现。余叔岩成年后的嗓子天赋不佳,音量小,中期弱,他凭借苦练和善悟,终于找到了用嗓的科学之径,即中锋用嗓,发音位置既不太靠前,也不太靠后,如书法之中锋用笔,不偏不倚,高低宽亮虽未兼备,却峭拔沉雄,音量虽小,却能打远。余叔岩录制这段唱腔时,除偶尔参加个别堂会戏和义务戏的演出,已因身体原因息影舞台多年,嗓音条件大不如以前,但因他善用中锋嗓,调门虽比1925年两次录音时低,但高低宛转,异常玲珑,由早期的清刚转为醇厚而挺脱,宛如陈年老酒,愈品愈香。

余叔岩的中锋嗓运用恰到好处,与他对气息的控制自如有很大关系,即提溜劲儿的运用。提溜劲儿,就是提着气。余叔岩最善于用气,偷气换气,蓄气养气,不露痕迹,每个字、每个腔、每个音符都神完气足。气息控制得当,使余的行腔起落非常清楚,绝无半点草率与马虎,特别是落音下行时不拖不坠,不枝不蔓,仍能感到一种张力。如第二句“乱如麻”的“乱”字、第四句“到吕家”的“到”字和第六句“款待于他”的“待”字,对这些字的耷拉腔,由于提溜劲儿用得好,显得非常凌空。

三才韵,就是唱念时吐字声调的抑扬顿挫,余叔岩是第一个理性认识京剧音韵声调之京剧演员,他对其进行了总结,并在唱念中加以灵活运用。他的《宿店》比谭鑫培更加精致,其中就有按三才韵对字的声调进行重新安排之故。如第一句的“一”和“明”字,老谭都是高唱,余叔岩改为低唱,可谓一石三鸟,既弥补了嗓音条件的差距,使唱腔更加起伏跌宕,抑扬有致,优美动听,并且更好表现了陈宫月夜悔恨交加、心潮起伏的心境。与老谭唱片对比,可以发现余叔岩在谭派基础上,精益求精,精雕细琢,更加讲究四音五呼,更加注重塑造人物,使唱腔更加精致、典雅,韵味更加醇厚、浓郁。后世唱《捉放曹》者,多宗余叔岩。除余门弟子孟小冬外,杨宝森此段唱片几可乱真,只是“拔出剑将他的满门杀”一句的“门”字按余叔岩的旋律行腔,但高出了两个音,有了杨自己的思考;谭富英的《宿店》,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之“一”、“明”、“窗”字,“陈宫心中乱如麻”之“宫”、“中”等字之吐字,虽继承乃祖老谭,但总体上却按余的路数和风貌演唱。

 “月下沉吟久不归,古来相接眼中稀。”中国人对月有一种特殊的情感,明月成为人们的一种天道人生的心理寄托,“月行却与人相随”。陈宫对曹操,一捉一放的矛盾,乃安身立命之价值观的对立。身外的宇宙,月明澄净;身内的心境,却纷繁难宁。心灵上怎能升起净空的圆月?

心月之圆,乃是一种修为。陈宫月夜捉放曹的难以决断,不正是一种修为的过程么?而余叔岩青春少年之时,不断砥砺,败哑之嗓竟练成了云遮月的功夫嗓(云遮月的名字,真叫的非常好!);人到中年以后,病残之身,未堕学谭之志,未曾一日偷闲,未尝一丝马虎,不断实现从技到艺、由艺至道的升华。他对灌唱片尤为谨慎,不许有半点瑕疵。据当时参与灌片工作的梅花馆主回忆,余叔岩录完《宿店》后,感觉嗓子不适,要求重录。《打渔杀家》、《失街亭》、《乌龙院》、《打严嵩》和《摘缨会》四片录完后,果然对《宿店》进行了重录。同期的几张唱片发行后,《宿店》一片销数最多。

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有顾曲家认为,一代宗师余叔岩先生,对字韵极有研究,然而,在《宿店》唱片中却唱错了一个字,二黄原板第一句“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”的“下”字,湖广音为去声字,按照余派规矩,应上扬,不知大师当时是疏忽,还是其它原因,却唱成了降调。得余亲炙最多的孟小冬在叔岩先生故世后,把“下”字改为了上扬唱法,有人说,这是晚年余叔岩教孟时改正的唱法。

“青天有月来几时?”悠悠万世,人们对明月的探问与追寻千古不绝。从谭鑫培到余叔岩,从余叔岩到杨宝森,这支《捉放宿店》月光曲,宛如破云的明月,愈来愈亮,愈来愈圆。

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,为《捉放曹》中“宿店”一折之核心唱段。这是谭鑫培拿手好戏,其七张半唱片中就有《捉放宿店》一段。该唱片录制于1912年,当时他已66岁高龄,堪称人书俱老,云遮月的声韵极佳,炉火纯青,只是琴师为其次子谭嘉瑞,板眼有时不准,为这段“明月”之美中不足。

余叔岩此戏学自对老谭艺术十分熟悉的谭鑫培琴师陈彦衡,拜谭为师后又向谭进行了请教。这是他经常演出且不断加工完善的一出戏。嗓败后,他在练声学谭阶段,经常上演这出戏。重返舞台后,1925年他第一次以余叔岩之名录制唱片,灌录的第一个唱段就是《捉放曹》,展示了自己学谭的成就,不过那次录的是其中的西皮三眼“听他言”。七年后,即1932年,第三次录制唱片时,他灌录了该剧的又一核心唱段——老师谭鑫培曾灌过唱片的二黄三眼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。 谭鑫培开创了韵味派先河,但从这段《宿店》中可以感到,仍有古直朴拙之痕迹。余叔岩未必有和老师比较的想法,但人们通过对比老谭录音,感到叔岩学谭确已达到出蓝胜蓝之境。

[二黄慢板]

一轮明月照窗下,

陈宫心中乱如麻。

悔不该心猿并意马,

悔不该随他人到吕家。

吕伯奢可算得义气大,

杀猪沽酒款待于他。

又谁知此贼的疑心太大,

拔出剑将他的满门来杀。

一家人俱丧在宝剑之下,

年迈的老丈命染黄沙。

屈死的冤魂鬼休要怨咱,

自有那神灵儿天地鉴察。

 [二黄原板]

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,

越思越想把事来做差。

悔不该把家属一旦撇下,

悔不该弃县令抛却了乌纱。

我只说贼是个宽宏量大,

汉室后来贼是惹祸的根芽。

对余叔岩,人们津津乐道他的中锋嗓、提溜劲和三才韵。在这段《宿店》录音中,余之三方面得到了充分体现。余叔岩成年后的嗓子天赋不佳,音量小,中期弱,他凭借苦练和善悟,终于找到了用嗓的科学之径,即中锋用嗓,发音位置既不太靠前,也不太靠后,如书法之中锋用笔,不偏不倚,高低宽亮虽未兼备,却峭拔沉雄,音量虽小,却能打远。余叔岩录制这段唱腔时,除偶尔参加个别堂会戏和义务戏的演出,已因身体原因息影舞台多年,嗓音条件大不如以前,但因他善用中锋嗓,调门虽比1925年两次录音时低,但高低宛转,异常玲珑,由早期的清刚转为醇厚而挺脱,宛如陈年老酒,愈品愈香。

余叔岩的中锋嗓运用恰到好处,与他对气息的控制自如有很大关系,即提溜劲儿的运用。提溜劲儿,就是提着气。余叔岩最善于用气,偷气换气,蓄气养气,不露痕迹,每个字、每个腔、每个音符都神完气足。气息控制得当,使余的行腔起落非常清楚,绝无半点草率与马虎,特别是落音下行时不拖不坠,不枝不蔓,仍能感到一种张力。如第二句“乱如麻”的“乱”字、第四句“到吕家”的“到”字和第六句“款待于他”的“待”字,对这些字的耷拉腔,由于提溜劲儿用得好,显得非常凌空。

三才韵,就是唱念时吐字声调的抑扬顿挫,余叔岩是第一个理性认识京剧音韵声调之京剧演员,他对其进行了总结,并在唱念中加以灵活运用。他的《宿店》比谭鑫培更加精致,其中就有按三才韵对字的声调进行重新安排之故。如第一句的“一”和“明”字,老谭都是高唱,余叔岩改为低唱,可谓一石三鸟,既弥补了嗓音条件的差距,使唱腔更加起伏跌宕,抑扬有致,优美动听,并且更好表现了陈宫月夜悔恨交加、心潮起伏的心境。与老谭唱片对比,可以发现余叔岩在谭派基础上,精益求精,精雕细琢,更加讲究四音五呼,更加注重塑造人物,使唱腔更加精致、典雅,韵味更加醇厚、浓郁。后世唱《捉放曹》者,多宗余叔岩。除余门弟子孟小冬外,杨宝森此段唱片几可乱真,只是“拔出剑将他的满门杀”一句的“门”字按余叔岩的旋律行腔,但高出了两个音,有了杨自己的思考;谭富英的《宿店》,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之“一”、“明”、“窗”字,“陈宫心中乱如麻”之“宫”、“中”等字之吐字,虽继承乃祖老谭,但总体上却按余的路数和风貌演唱。

 “月下沉吟久不归,古来相接眼中稀。”中国人对月有一种特殊的情感,明月成为人们的一种天道人生的心理寄托,“月行却与人相随”。陈宫对曹操,一捉一放的矛盾,乃安身立命之价值观的对立。身外的宇宙,月明澄净;身内的心境,却纷繁难宁。心灵上怎能升起净空的圆月?

心月之圆,乃是一种修为。陈宫月夜捉放曹的难以决断,不正是一种修为的过程么?而余叔岩青春少年之时,不断砥砺,败哑之嗓竟练成了云遮月的功夫嗓(云遮月的名字,真叫的非常好!);人到中年以后,病残之身,未堕学谭之志,未曾一日偷闲,未尝一丝马虎,不断实现从技到艺、由艺至道的升华。他对灌唱片尤为谨慎,不许有半点瑕疵。据当时参与灌片工作的梅花馆主回忆,余叔岩录完《宿店》后,感觉嗓子不适,要求重录。《打渔杀家》、《失街亭》、《乌龙院》、《打严嵩》和《摘缨会》四片录完后,果然对《宿店》进行了重录。同期的几张唱片发行后,《宿店》一片销数最多。

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有顾曲家认为,一代宗师余叔岩先生,对字韵极有研究,然而,在《宿店》唱片中却唱错了一个字,二黄原板第一句“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”的“下”字,湖广音为去声字,按照余派规矩,应上扬,不知大师当时是疏忽,还是其它原因,却唱成了降调。得余亲炙最多的孟小冬在叔岩先生故世后,把“下”字改为了上扬唱法,有人说,这是晚年余叔岩教孟时改正的唱法。

“青天有月来几时?”悠悠万世,人们对明月的探问与追寻千古不绝。从谭鑫培到余叔岩,从余叔岩到杨宝森,这支《捉放宿店》月光曲,宛如破云的明月,愈来愈亮,愈来愈圆。

展开全部
爱听书微信 百度网盘下载: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JzlEVR63Wb_yJIW0zNFmLw 
提取码:iyu3 

迅雷下载:

https://down.itingbook.com/jpxq/jingju/zuofangsudian.flv
https://down.itingbook.com/jpxq/jingju/zuofangsudian.mp3
 

戏曲打包下载 推荐打包下载,下载更方便,快速!更多戏曲打包下载

返回顶部